新西兰可以向澳大利亚抗疫学习什么?

2020-8-3 13:21 | 查看(2257)



澳大利亚新冠疫情持续, “重灾区”维多利亚州将于本周四重启三级警戒,而从昨晚6点起,维多利亚州首府墨尔本开始实行第四级警戒,以控制第二波新冠疫情的传播。流行病专家表示,早就应该执行这样的政策。

流行病专家 Tony Blakely 说,抽查发现有四分之一需要隔离的人都没有遵守规定;而为了防止疫情再度爆发而运行的追踪系统也显然失败了,并没有给追踪工作提供什么有效帮助。“这意味着我们正有越来越多的社区传播案例。”虽然新南威尔士州的追踪系统似乎起到了一些显著的作用。但随着越来越多地区案例的增多,该州追踪系统的承受能力也接近于极限。

Blakely 博士说,新西兰是否可以应对社区传播还未可知。但除了期待好运之外,还有政策、能力等很多方面的工作可以进行。

“这次的疫情有很多的运气因素,但这种病毒也专治各种‘不服’。以澳大利亚本地为例,隔离的疏漏导致病毒通过警卫以及一些超级传播者扩散,而这种‘霉运’让本地很快突破极限。”“近百人染病的爆发让人们没办法再持有消除病毒的信心。因为这其中约有三分之一的无症状,再有有症状患者在感染病毒的最开始的一两天也是没有症状的。”

Blakely 博士说,有一件事新西兰可以效仿的,那就是墨尔本迅速适应了佩戴口罩。这就需要在一些地区有充足的口罩存货,一旦疫情爆发,人们可以在24小时内快速地获得它们。

此前新西兰总理 Jacinda Ardern 也说过,如果疫情再度爆发有可能会封锁部分区域。但对于此,Blakely 博士说对于疫情热点区域的封锁目前并不被看好,如果执行也需要特别严格。“例如,当澳大利亚昆士兰州试图阻止人们从热点疫区进入新南威尔士州时,他们很容易规避这样的规定。这样一来,某人可以到父母在新南威尔士州农村地区的住所,然后越过边境。也就是说,我们一定会遇到面对政策规定表现很差的人。”

“新冠病毒总是会领先一步。例如在墨尔本有10-12个地区被封闭,但在这些地区外的感染人数仍然在增多。新冠病毒总会在人们采取行动之前的一到两周就已经产生影响了。”“这既有可能是因为病毒已经超出封闭区域传播,也有可能是因为人们在这些区域之间的活动。除非军方和警方进行彻底的封锁和非常规的措施,否则对于一些特定区域的局部封锁这样的措施并不十分被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