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uff:新西兰亚裔因新冠遭受种族歧视

2020-7-27 10:02 | 查看(1234)


生活在新冠疫情肆虐的世界,亚裔新西兰人似乎遭到了更多的种族歧视。本地媒体Stuff记者Mandy Te采访了几位曾在新西兰遭遇过种族歧视的亚裔,以下是文章编译。


想象一下——因为自己的外表而不敢在公共场合咳嗽,或者同样因为外表,不得不让孩子准备好应对种族主义的嘲讽和威胁。

欢迎来到新西兰亚裔的日常生活。

在人们因为新冠疫情而高度焦虑的同时,许多亚裔不得不采取额外预防措施,不是针对病毒本身,而是针对疫情带来的种族歧视。

一些亚裔新西兰人不得不让孩子辍学。另一些则成为种族主义电子邮件的目标,邮件内容是亚裔正在传播病毒。

对居住在惠灵顿的韩裔女性Janne Song来说,种族主义并不新鲜。

她说在全国封锁前后,她特别做了一些努力,以防止可能出现的种族主义。比如,每天下班后她就直接回家。在4级封锁期间,她只出门散步了一次。在超市,她也不敢穿很显眼的衣服。她故意不戴口罩,因为她认为这会让人觉得她才来新西兰没多久。

“这些都是我故意做的事情。因为我觉得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遇到种族歧视,会对我的心理健康产生危害,而且很难消除。”

受到“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还有和律师Mai Chen举行的Zoom网络研讨会的鼓励,Song开始在线记录她遇到的种族歧视。

她的一篇Twitter写道:“周四遭遇的隐性种族歧视:当我在Dixon/Cuba过马路时,一个白人男子冲我喊‘ni hao’。我边走边回答‘韩国人,你猜错了’。片刻之后我听到他在我身后继续问‘北韩?’他的朋友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阻止他。”

把这些事公开说出来让她受到了启发。

“人们不知道(种族主义)有多普遍,我的许多朋友和网友都说他们为这件事的发生感到遗憾,对此我表示感谢。但对我来说,这几乎就是常事。”

Song说,人们使用社交媒体分享经历是与他人互动,并突出问题的好方法。

“这是一个供人们吐露心声,供其他人阅读和观察的空间……我自己向其他有色人种、毛利妇女和太平洋妇女学习了很多东西。”

“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老人家”

Song并不是唯一一个有这样经历的人,亚裔孩子们也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

Wellbeing Charitable Trust联合创始人Eva Chen说,她的孩子曾被人当面问过是否携带了病毒。

一次在奥克兰的Dressmart购物中心购物时,一对年长的白人夫妇走近她的家人,对他们说:“为什么不带着你们的病毒回到中国?”

Chen的女儿回答道:“管好你自己的事吧,老人家(boomers)。”

Chen说,这次经历震惊了她。因为她的工作性质,她的孩子们已经准备好了,他们会为自己和其他人挺身而出。但是她担心有人遇到种族歧视,却没人帮忙。

“仅仅善良是不够的”

在新冠疫情之前,亚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也常常遭遇种族歧视。但是因为疫情,亚裔特别是华裔更容易遭遇歧视。

Liang Cui和伴侣在街上散步时,有人对他们大喊“武汉(Wuhan)”。仅仅一星期之后,还有人对她的伴侣说“F**k off”。

自从搬到惠灵顿,在梅西大学读博士开始,Cui就遭遇过种族歧视。

政府在抗疫宣传时呼吁人们要“善良(be kind)”,但Liang觉得这是不够的,她想知道为什么政府没有呼吁人们不要种族歧视。

“善良是对和你平等的人用的。在很多时候,我们不被当成人类。”

和种族主义一起长大

来自Imugi组合的Yery Cho唱过许多关于身份认同,和作为生活在新西兰的有色人种女性的感受。

她说,许多亚裔是伴随着种族主义一起长大的,新冠病毒只是让它更加明显了。

“有些人想要控制我们的穿着、饮食、说话方式、和谁在一起……我认为新冠暴露出了一些可怕的种族主义意识形态,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对亚裔的仇外心理和种族主义。”

“与此同时,关于种族和特权的对话越来越显而易见,对原住民和有色人种的去殖民化活动也开始取得了实际的进展。”

一些草根活动和组织,例如Asians For Tino Rangatiratanga,给她带来了喜悦和希望。

她也认为音乐是非常疗愈的,尤其是因为种族歧视而受到心理创伤之后。

“永远的外国人”

奥克兰大学讲师Dr David Tokiharu Mayeda说,因为新冠病毒在社区中传播的忧虑有所减轻,对亚裔的种族歧视已经有所减少。

但是,受移民历史和更多移民仍会到来的影响,亚洲血统的人们将被视为是“永远的外国人”。

“我们永远不会感到完全自在,因为我们拥有'永远的外国人'身份,而且我认为许多亚洲人都知道,如果与疫情重新加剧,那么与所谓外国人有关的种族主义就会回来。 ”

Mayeda认为,“更多欧裔人士需要站出来帮忙,他们需要对种族主义在社会中的展现形式进行自我教育。”

“我有一半白人血统,也就是有一定程度的白人特权,我也没遭遇过大多数亚裔曾遭遇的种族歧视……[白人特权]带来了一种责任。我们需要学习种族主义,与他人交谈,认识到如何停止种族主义。

“这件事不能像许多世纪以来,一直落在少数族裔的肩膀上。”

数据一览

*司法部进行的新西兰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犯罪调查显示,有23%的亚洲受害者认为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件是种族/民族/国籍歧视驱动的,而所有受害者中有同样想法的只有7%。

*根据Asian Family Services公司的一份报告,自封锁以来,至少有43.9%的亚洲人遭受了某种形式的精神压力。

*根据亚洲新西兰基金会2019年的《亚洲感知Perceptions of Asia》报告,38%的新西兰人说新冠疫情让对他们对亚洲的看法产生了负面影响。 33%的人则说没有。

*亚洲新西兰基金会的2019年的《亚洲感知Perceptions of Asia》报告的参与者认识到新西兰与中国关系的重要性,但也感到矛盾。接受调查的新西兰人认识到毛利人和中国人之间贸易和文化联系的重要性。他们还认识到区分中国人民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的重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