倡议人士呼吁上调最低工资至每小时25纽币

2020-1-13 10:15 | 查看(322)


倡议人士呼吁将新西兰最低工资上调到每小时25纽币,认为没有证据证明最低工资上涨会导致工作机会流失。不过行动党党魁David Seymour强烈反对,表示最基础的经济学常识就可以告诉大家不是这么回事。

新西兰最低工资今年4月1日上涨到每小时18.90纽币,这是连续第二次1.20纽币的上涨。不过,有一份给商业、创新和雇佣关系部的报告显示,最低工资上涨可能导致2020年创造的工作机会减少6500个。

Seymour说,虽然不为那些从4月1日起收入增加的人高兴显得有点残忍,但最低工资上涨意味对那些最需要帮助人的伤害。雇主们会说,我们原本是愿意给这些人机会的,但现在没有能力了。他说,这真是一种人性悲剧,这一政策伤害的对象正是最需要从政策中得到帮助的人。


最低工资上调的支持者——比如说财长Grant Robertson可不这么想。Grant Robertson表示,最底层收入的那些人多出来一些钱购买日常消费品,会起到刺激经济,促进增长的效果,最终带来更多工作机会。

慈善机构Mangere Budgeting Services首席执行官Darryl Evans支持Grant Robertson的想法。他说,最低工资上涨让超过24万人受益,所有新西兰人都希望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每个人都能为自己的孩子找到片瓦遮头,有足够收入支付生活必需品,尤其是冬天,能够让汽车有油,可以送孩子上学。


Evans说,根据救世军的调查,新西兰一个最低收入的四口之家,每周只有39纽币购买食品。我们都知道在惠灵顿、奥克兰、基督城这样的地方,靠每小时17.20纽币是无法生存的,就算18纽币都很难。

Evans表示,虽然短期内不会发生,但他呼吁将最低工资上调到每小时25纽币。这甚至比所谓“最低生活工资”——每小时21.15还要高不少。而有关部门曾预测,“最低生活工资”将导致30000个工作岗位流失。

然而Evans认为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自己那么多年从没见过因此导致的大规模工作流失。他说,他管理的是一个非盈利性慈善机构,所有员工都至少领最低工资。最低工资上涨让他必须从其他地方找钱。既然Mangere的一个小小慈善机构能做到,没有理由其他经营者做不到。

在国家党John Key 和 Bill English执政期间——行动党是执政伙伴,最低工资每年上调,九年内的平均上调幅度是每年3.4%,而同一时期新西兰家庭收入中位数上涨幅度是每年3.9%。


而从工党重新开始执政的2017年开始,最低工资上涨幅度平均每年6.6%,超过工资增幅。

目前的失业率为4.2%,比去年的3.9%略高——这是十年来的最低点,但也远远低于全球金融危机后的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