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劳工意外身亡 因收现金老板不承认是雇主

2019-12-2 10:28 | 查看(901)


新西兰房地产市场大发展的重要一环是大量的海外劳工,他们在各个建筑工地辛勤工作,做着很多新西兰人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

然而,很多海外劳工缺乏自我保护意识,被雇主剥削的事例屡见不鲜。更有一些海外劳工出于种种原因接受所谓的“现金活”,既收现金不打税,也不签雇佣合同,这样的做法有着极大的隐患,很难保护这些劳工的利益。

来自中国山东的海外劳工于星明(Yu Xingming)就是其中一个。于星明今年5月在奥克兰Hobsonville的一处建筑工地坠落身亡。这是一起典型的安全事故,然而于星明一直收现金干活,他的妻子杜女士(Du Xiangli)很难证明丈夫当时正受人雇佣,而所谓“雇主”也否认双方存在雇佣关系。

现在老家山东的杜女士向新西兰媒体记者出示了于星明的护照,显示于星明出生于1974年2月,今年45岁。

于星明的护照

杜女士介绍说,于星明2015年来新西兰打工,当时向中国的中间人支付了大约3万纽币中介费。于星明持合法工作签证来新西兰,他在奥克兰遇到一位男子,给了他一份每月2000纽币的工作,这是一份现金工,双方没有签订合同。

根据杜女士的说法,于星明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就住在这位男子家里,位于奥克兰北岸的Schnapper Rock。Schnapper Rock是北岸一个相对新开发的区域,里面大部分都是这些年盖的新房。

杜女士表示,于星明每两个月或者三个月拿一次工资,都是现金,但工资发放经常拖延,为了支持丈夫的开销,她还分两次给他汇了两笔钱,总计大约1.3万纽币。

于星明(左)在新西兰的工地上

杜女士说,今年五月这位让于星明住在家里的男子突然和她联系,告诉她于星明在奥克兰出事了,在工作时摔下来摔死了。这位男子将于星明的衣物等寄回山东,此后没有和杜女士再联系。

杜女士称她两次来奥克兰,希望和这位男子见面,然而每次对方都不回她的电话和短信。杜女士说,我的丈夫是为雇主工作而死的,对方至少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然而,由于于星明拿的是现金,杜女士手中没有能够证明雇佣关系的有力证据。

杜女士说自己不会英语,她也曾试图报警,但警方没给她报案号,她不知道怎么办。

记者试图联络杜女士口中的这位雇主。他接了电话,但不承认是于星明的雇主,说于星明住在他家里,是他的客人。这位男生还对记者说,如果你想搞清楚这件事,可以去警方或WorkSafe,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一位WorkSafe发言人表示,事件正在调查中,无法给出更多评论。而移民局方面也表示,鉴于WorkSafe正在调查,他们也无法发表评论。

一位警方发言人表示警方在今年5月8日接到报案,称一位男子在一个工作场所意外中死亡,事件被转介给WorkSafe以及验尸官。

杜女士表示,于星明是一个辛苦工作的人,也非常爱家。于星明是家庭支柱,他的离去让全家陷入困境,婆婆已经七十多岁,而孩子才十九岁,还在上大学。

于星明一家

于星明发生意外的建筑工地在Hobsonville,这里是奥克兰近年来备受追捧的好区,一套住宅的市场价格超过200万。发生意外的房子已经售出,新房主对当时的事情一无所知,而售房中介也三缄其口,不愿意发表评论。

于星明发生意外的街区

近年来,涉及中国劳工的纠纷不断发生。今年1月,40多位中国劳工指控雇主没有安排合适的工作,还被雇主从临时住所赶出来。这些劳工报警联系媒体,引起了很大反响。后来这些工人和雇主达成了和解,和解协议是保密的。 

代表这些中国劳工的联合工会代表Mike Treen表示,他发现海外劳工很容易在新西兰找到“台底工作”,也就是那些非正规的,不签合同的现金工。他说,移民局批了工作签证,一个公司成为其名义上的雇主,但移民局一般不会去查这些工人来到新西兰后的状况,他们真正的工作场地在哪?真正的雇主是谁根本没有人关心!

这些中国劳工称自己被欺骗

Mike Treen说,这些工人中的11个今年4月在奥克兰大学的一处建筑工地干活,他们没有签订任何合同,最后还被拖欠数千纽币工资。这是一个大型建筑工地,但还是有人无所忌惮做违反雇佣关系法和移民法的事情!这一套系统都烂透了!

也许,这才是于星明悲剧的最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