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Luxon把名字改成这个,竟然是为了选党魁?

2019-11-7 09:23 | 查看(448)


自从宣布将代表国家党参选Botany选区,Christopher Luxon就成了城中最热的政治人物。

他习惯别人叫他Chris,而不是复杂的三音节单词Christopher。这竟然暗藏着他的“野心”?

至少,NZ Herald资深政治作家Claire Trevett是这么说的。以下是对她的评论文章全文翻译。


国家党新星Chris Luxon在政治游戏板上的亮相有点像打地鼠游戏——Luxon突然抬起头来,被打了一拳,现在回到了洞里,直到他准备好再次跳出来。

Luxon被选为Botany候选人之后,进行了一轮必不可少的媒体采访。他被问及是否有野心成为党魁、对Simon Bridges的看法,以及对其他各种问题的看法,因为这些媒体在测试他是否真是看起来那样。

在一次采访中,他表示所有不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家庭在领取福利的时候都要受到惩罚。这是一个失误,而不是一个声明。

Luxon还不了解国家党的政策细节,他可能认为他所说的与那些政策是一致的。事实上不是——至少现在还不是。

Simon Bridges可能多少松了一口气,因为Luxon证明了自己毕竟不是超人。毫无疑问,这将给Luxon一个教训,同时也提醒其他人,没有人——即使是Luxon——天生就是党魁或总理。

因此,现在的Luxon开始闭门不出,一边学习如何接受媒体的采访,一边学习国家党的政策。他将在国家党竞选主席Paula Bennett点头之后,才能被“释放”。

这对Luxon来说比其他大多数新候选人更重要,因为他将面临更多挑剔的目光,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人们大肆宣传他可能成为下一任总理,或者下一个John Key。

他要挑战一个“有争议”的选区,与前国家党议员Jami-Lee Ross竞争,这一事实无助于吸引公众的注意力。

John Key爵士的支持帮助Luxon赢得了国家党和支持者的欢迎,但同时也给国家党的对手们制造了一个巨大的目标。

这一支持也引起人们开始比较两人。他们有相似之处,看起来他们似乎性情相似,都相当镇定,能冷静接受对别人对他们的评价。

两人都能轻松地在团队中工作,会关注到周围的人,都要忍受大幅减薪才能进入政坛。

目前来看,Luxon比Key有一些优势,因为作为新西兰航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Luxon已经习惯了与媒体和公众打交道,当时Key却不是。


但是Luxon很快就会认识到,作为一个政治家和作为一个商业公司的CEO,是完全不同的。在政治版图中,事情以光速变化,失言可能造成重大损失,信息也不可能被严格控制,政客们也不可能把自己藏起来。

和Luxon一样,Key第一次参加竞选时也被吹捧为一个出色的候选人,但Key并没有像Luxon那样引起那么大的关注。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Luxon在新西兰已经是一个众所周知的名字,而之前没有人听说过Key。

在成为党魁之前,John Key作为国会议员,花了很多时间在党内、党团会议和媒体中建立自己的关系网。他还研究了Helen Clark,并在他成为总理后,把学到的一切都投入到工作中。

Luxon也已经表现出了一种实用主义的特点。他表现出希望被叫做Chris,而不是Christopher。

要找出原因并不难。自1936年建党以来,国家党的男性总理都是单音节名字。Jim. John. Bill. Rob. Keith。

该党的第一批党魁是双音节的名字——Adam Hamilton和Sidney Holland。但只有Holland当上了总理,而且他被称作Sid。

工党总理的名字通常有两个音节——David, Norman (或者 Big Norm), Geoffrey, Walter。

但对于国家党来说,他们喜欢普通人的名字,可靠、安全、不要太花哨。

所以Luxon很明智地接受了自己成为Chris的必然性。

在这方面,总理Jacinda Ardern挑战了历史。她是自1882年Frederick Whittaker以来首位拥有三个音节名字的总理。

虽然按照新西兰人的习惯,他很可能被成为Fred。那就要追溯到1876年的Julius Vogel。

至于这一切对国家党现任领导人Simon Bridges意味着什么,他是自Adam Hamilton之后第一个使用双音节名字的国家党党魁。似乎他的第二个音节注定了他的命运。

因为他不喜欢别人叫他“Si”,而没有考虑到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