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团聚移民新政遭猛烈抨击:只惠及富人

2019-10-8 09:24 | 查看(511)


工党联合政府昨天推出父母团聚移民新政,虽然重开了2016年由国家党政府关闭的这一类别,但不仅每年只有1000个名额,还设置了奇高的收入标准,引来移民社区一片怒火。

按照移民局公布的新规定,single earner(单人收入)需要年收入达到10.6万才能担保父母中的一位,如果想担保父母双方,则需要超过15.9万纽币。一对Partner的年收入合计超过15.9万纽币可以担保父母中的一位,如果担保父母双方,需要超过21.2万纽币。


更加可怕的是,有一种未经证实的说法:如果一对Partner想要担保双方共四位家长的话,年收入要达到31.8万,既目前个人收入中位数的6倍。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新西兰能达到这个收入水平的家庭屈指可数。

来自英国的新移民David Barker表示,这么高的收入要求让很多家庭绝望。他为重开父母团聚移民已经奔走多年,但表示现在很多人非常失望,他自己也要和会计核算一下是不是能够达到这个收入水平。

Barker说,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他的岳母也希望来到新西兰和他们团聚,现在他们可能不得不告诉她,因为政策变化,可能达不到可以担保她来新西兰的收入水平,这太荒唐了。很多人都有类似问题。

Ricardo Menéndez-March在2006年从墨西哥来到新西兰,从上学到工作,最终在2012年得到居民身份,2017年成为公民,他希望把父母也带到新西兰,但收入远远不够标准。


讽刺的是,Menéndez-March是奥克兰对抗贫困组织的工作人员。他得到的是living wage。在新西兰,living wage大约每小时21.25纽币,比最低工资高不少。Menéndez-March说,新政再次说明这个国家对移民是存在歧视的,普遍的低收入水平就是证明。

Menéndez-March说,这个政策体现出虚伪的善意,政府根据子女的收入水平,以及父母会给社会带来多少成本来衡量父母的价值,而不是根据这些家庭是否需要这些父母。

2016年关闭父母团聚移民类别的国家党则表示,他们可以理解新标准给新移民带来的巨大伤害。而绿党议员Golriz Ghahraman虽然支持重开父母团聚移民,但批评这个收入标准实在太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