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新西兰海边卖冰棒,毛利人$2一根,白人$2.5一根?!

2019-7-10 16:44 | 查看(892)


2019年2月6日,一个晴朗的夏日。海边像每个夏天一样坐满了人:白人、毛利人、岛裔、华人、印度人、中东人……不管是什么肤色,夏日海边的休闲似乎都没什么区别。两名女子带着一箱冰棒出现在海边。她们在小黑板上写下了冰棒的价格:毛利人:$2 白人:$2.5

什么?冰棒的价格还根据消费者的种族来区分吗?她们起劲儿地推销着冰棒,但却没什么人来买。一个小女孩直言不讳地告诉她们:价格应该是一样的,这太不公平了!她们笑着说,是啊!但是你们知道吗?这就是毛利人和白人的薪水差异。

数据显示,在同样的情况下,白人的薪水要比毛利人高出25%左右。也就是说,同样的工作,如果白人能得到$2.5的工资,毛利人只能拿到$2。

这是不是也不太公平呢?

今年3月15日,基督城的枪声打破了最后一片天堂的宁静。那时,导演Jane Andrews刚刚完成自己的纪录片“That's A Bit Racist”(这有一点种族主义)。

她说,听到恐袭的消息,她一点儿都不吃惊。因为在拍摄纪录片的过程中,她发现,虽然新西兰一直标榜自己的多元文化、平等和公平,事实上这里种族歧视真的无处不在,“冰棒”的定价只是一个直观的体现。

同样的例子还有纸币。拿出一张5元纽币,很多人都能说出,上面的人是Edmund Hillary,也就是攀登珠峰的第一人。

相信很多喜欢徒步的朋友,都走过新西兰境内的“Hillary Track”(希拉里步道),那也一定对Hillary爵士并不陌生。

可是,拿出50元纽币看看,上面的这个大胡子毛利人,他是谁?

别说咱们不知道,新西兰本地人也没几个知道的,甚至有人问他是不是新西兰总理……

他是Āpirana Ngata爵士,著名的新西兰政治家和律师,也是新西兰国会中第一位毛利议员。

主持人就问被采访的路人,为什么你们都知道Hillary爵士,却不知道Ngata?

路人很无奈地说,因为我们在学校里只学了Hillary啊!

既然Ngata的脸出现在50元纸币上,他一定是个很重要的人,可为什么没有出现在孩子们的课堂上呢?

其实,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节目组找到许多以前电视采访的录像,有人认真的在节目上说:“我觉得他们应该回到自己的国家。”“他们不是我们,我们也不是他们。”

这些话,听着耳熟吗?许多在新西兰生活的华人、毛利人、印度人,都听到过类似的话。

因为阻止别人用面包喂鸟,奥克兰华人女子被竖中指:“滚回你的国家去”

著名的新西兰记者和剧作家Oscar Kightley在1965年出生在萨摩亚,那时他的名字叫做Vai Osa To'elau Mase。4岁时,因为父亲去世,他被居住在奥克兰的亲戚收养,名字也变成了Oscar Kightley。

他说,作为“有色人种”,在新西兰他经历过太多种族歧视了,很多说话的人还以为自己在夸奖他,而不是在歧视,比如说:“你一点不像岛人。”“啊,你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这些话,是不是也听着很耳熟?就像一位温柔的姑娘,被夸奖“不像东北人”;或者一个利落的汉子被夸“不像上海人”一样。

Kightley说,什么叫“有色人种”?白,难道不是一种颜色吗?为什么人们把“白色”当成一种“默认设置”,其他颜色都要和白色有所区分呢?

一位新西兰喜剧演员是这么解释的:

“就像一群小朋友,在挑选自己最喜爱的颜色。一个小朋友有点儿太认真了,他说,我最喜欢绿色!绿色是最高等的颜色!其他的颜色都很低等。虽然我才5岁,但我根本不觉得蓝色算什么颜色!要是让我说,我们应该消灭掉所有的蓝色!绿色万岁!”

梅西大学校长Paul Spoonley一语中的:种族歧视,就是人们按照刻板印象给别人分类,他们相信种族和某人的性格有内在关联,然后就会得出某些种族比其他种族“高等”的说法。

本来人们觉得这种想法没什么问题,直到二战时期出现了希特勒和纳粹。这让西方社会集体开始了反思:“这种价值观,我们还能继续容忍吗?”

问题是,人人都觉得自己没有种族歧视。但在生活中,很多时候我们都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正在加深人们对种族的“刻板印象”。

纪录片“That's A Bit Racist”(这有一点种族主义)在7月7日晚上播出了第一集,下一集将会着重讲述新移民在新西兰遇到的种族歧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