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分配公屋 奥克兰南区一家六口蜗居一室长达四年

2019-6-6 12:09 | 查看(721)


      在奥克兰南区Mangere,一个六口之家一直租住在一套一居室的房子里,这个家庭表示,他们在公屋等候名单上已有四年多的时间,而今年名单已增加到1.1万多人,比一年前增长了40%。


      最近,这个家庭里最小的孩子得了脑膜炎,在Middlemore 医院治疗期间,医生发现,孩子的居住状况对健康非常不利,于是医生给新西兰社会发展部写了一封信,说这家人过于拥挤的居住状况正在危及婴儿的健康。医生表示,虽然脑膜炎有望康复,但如果这个家庭的生活条件没有明显改善,孩子的健康将继续受到损害。

      他们负担不起家里的暖气,也买不起他们所需要的所有食物,家里还有一个患有湿疹和哮喘的儿子,购买特殊物品和洗漱用品的费用就已经让整个家庭不堪重负。

       奥克兰的一名社会工作者说,这是等待公屋时间过长危及生命的一个例子。

(新西兰公共住房 资料图)


        这个家庭也表示,他们向管理公屋登记的社会发展部提供了这一信息,但没有任何改变。社会发展部回函显示,已经考量过该家庭的收入和医疗问题,一个住房审查小组对此案进行了审查,但认定该家庭没有资格在等候名单上进入优先照顾的行列。

       随后,社会发展部表示,之前的决定是在没有收到Manukau医管局的信件之前作出的,在收到相关医疗证明之后,社会发展部重新评估了这个家庭的状况,并把他们在等候名单上从A14移至A16。

(新西兰公共住房 资料图)

       这个不愿透露身份的家庭表示,他们一家非常绝望。他们每周付365纽币房租,妈妈和两个最小的孩子睡在卧室,而爸爸和大的孩子睡在客厅。一到凌晨4点,全家都会醒来,因为爸爸的闹钟响了,他必须去上班。这名父亲是一位叉车司机,年薪44000纽币。

      他说,为了养活孩子们,自己总是需要加班,疲累不堪。而在爸爸上班之后,孩子们通常一直到5点还醒着,无法再次入睡。这名父亲哭着说,加班加到没有时间再加班了,加上加班费,这名父亲一年的收入约为7万纽币,家庭每周还可获得244纽币的退税。尽管如此,家里还是不敢用电暖气,因为付不起电费。

      一位独立财政顾问准备的一份详细家庭开支显示,他们每周有40纽币的负债。

(新西兰公共住房 资料图)


       这名父亲表示,在这间私宅里租住了将近四年了。四年之前住在寄宿公寓。他说,尽管现在在等候名单上排名靠前,但好像搬进公屋仍然是遥遥无期。每周打电话查询等待进度,总会听到同样的回答:“别担心,你的资料更新了,任何房子空出来时候,我们会有人打电话给你。”但从来没人打过电话。他表示,社会发展部看起来不关心我的孩子和我的家庭。

          Mangere家庭服务中心的社会工作者Alastair Russell 说,这个家庭迫切需要住宿方面的帮助,他们住得过度拥挤,导致了他们的孩子患有呼吸道疾病。这个家庭没有积蓄,正在尽其所能养活自己,照顾他们的孩子,他们所需要的就是一栋房子,这样他们的孩子就能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并对未来抱有希望。

(新西兰公共住房 资料图)


        社会发展部表示,该家庭第一次申请公屋是在2015年1月,但由于这个家庭没有人来核实信息,该申请在同年9月被关闭。随后这家人在2017年6月重新申请。社会发展部与这家人保持着“频繁的联系”,并正在努力为他们提供支持,但公屋供不应求的现状暂时无法改变。

      Mangere家庭服务中心的社会工作者Alastair Russell说,社会发展部今天建议他,该家庭也可以尝试申请每周117纽币的住房补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