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城恐袭案满月祭:生活必须继续

2019-4-15 11:33 | 查看(1249)

      今天,距离基督城两座清真寺遭到恐怖袭击正好过去了整整一个月。许多人仍然对一个月前所发生的事情难以接受。




        Hisham Al Zarzour仍然睡不好,吃不好。在袭击发生七个月前,他和妻子以及三个孩子作为难民来到了基督城。在他们位于Spreydon郊区的家中,孩子们的绘画作品装饰着家里的一面墙壁,其中一张是写给Hisham Al Zarzour的:“欢迎回家”。

        Hisham Al Zarzour在医院治疗了17天后,顺利回到了家中。


Hisham Al Zarzour和他的家人

      他腿部中枪,在枪击过程中幸免于难。Hisham Al Zarzour和另一位朋友,在枪击发生当天很早就到了清真寺,尽管他们通常都迟到。他说,那是一个平常的星期五,他们打算在祷告结束后,回家喝咖啡。很遗憾的是,和他同去的朋友没能活下来。
       他说,回家后的头三天,他吃不下,睡不着。“有时,闭上眼睛,就听到子弹声,听到同伴们尖叫的声音,我很害怕。他们走了,我却活了下来。”Hisham Al Zarzour说,他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他被埋在了人堆最底层。

        在接受治疗期间,Hisham Al Zarzour在医院里心脏病发作。由于受伤,Hisham Al Zarzour将至少有六个月无法工作,但他表示,将会返回清真寺再看看。
        他说:“我们必须向前走,必须继续我们的生活。悲剧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忘记是不容易的,但我们需要尝试。”

      他表示,政府的应对减少了袭击后的悲伤和愤怒,并为大家带来了希望。但是,目前很重要的一点是,他不明白他和家人可以获得哪些额外的经济援助,以及如何获得这些援助,这一点令人困惑。


“我们需要沉淀”

      在基督城Spreydon区,坎特伯雷大学的一家咖啡馆里,Aymen Jaballah拿着他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他最频繁联络的人,那是在Al Noor清真寺被枪杀的Atta Elayyan的名字。


      Aymen Jaballah在社区活动中非常活跃,恐袭案里的很多受害人,他都非常熟悉。Aymen Jaballah当时在Al Noor清真寺,他说,一直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即使在他周围有人受伤的时候,他也不相信发生了什么。
      他说,他最初的反应是“极度困惑、现场非常混乱”,之后的日子里,情绪就变成了悲伤的典型症状:否认、愤怒、沮丧、内疚。
    他说,有专业人士可以提供帮助,他自己也去找过一位心理咨询。他仍在努力恢复正常生活,并期待着自己能适应重返工作岗位。Aymen Jaballah说,一个月后的今天,事情影响可能还没有完全消失。
     他说,也许当所有来慰问的人都不再来时,我们才会沉淀下来。


爱与敬意,一直都在:
      在袭击发生后的几天里,基督城植物园的入口处摆放了数百束鲜花,它们表达着同悲伤、同情和爱。刚刚过去的周末,仍然会有人们来到这里,表达他们的敬意。


      Tanya Tunnicliffe说,她住在附近,直到今天仍然为所发生的事感到震惊。事发当天她和女儿一起参加了气候变化的游行。尽管发生了这场悲剧,但后来仍然有许多美好的事情。在面对这起悲剧的时候,全社会有很多的爱倾泻而出。她和她的朋友们,收留了一位在枪击案中失去了儿子的妇女,一直在照顾她。


数据:
      受害者支持组织Victim Support表示,已向袭击受害者支付了170万纽币。140万来自 Give a little的捐赠的1000万纽币,24.9万纽币来自新西兰司法部。
新西兰移民局表示,已向遇难者家属发放了237份游客签证。

      政府正在考虑为受影响的持有临时签证的人提供更多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