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从广州想到澳洲

朱辉 2018-9-13 16:20 | 查看(2050)

最近,我和一位来自广州的朋友聊天,谈到在那里的黑人问题。有人说居住在广州的黑人有十几万,有人说20万。这个朋友是开星级饭店的,经常接触外国人。他介绍,这些黑人一到广州就不准备走了,铁心“黑”下来,超期居留。检查他的证件,没有; 犯了罪,要把他送回原居住国,你都不知道他是哪儿来的。这些人犯了罪,不怕在中国服刑,我猜想,可能是中国对外国犯人的待遇会好些。他们最怕的是被驱逐回原居地—非洲的某个国家。也就是说,驱逐出境对犯罪分子的威慑力是最大的。


这使我连想起澳洲政府近几年来对新西兰犯罪人员的驱逐政策,越来越严,从2014年平均每周一个,发展到现在每天不到两人。澳洲政府真是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凡满十二个月刑期者,统统送回新西兰。从另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新西兰人在澳洲犯罪,已经逼得澳洲政府不得不以牺牲两国传统的友好关系为代价,处于无奈而为之。似乎他们也懂得,驱逐出境比就地服刑更能起到震慑的作用,打击犯罪,不留隐患。我对澳大利亚的监狱不了解,如果以新西兰作为参考,平均每个犯人每年要花10万纽币,那澳洲监狱的条件恐怕也不会差,可能更好。犯人出来进去,不在乎。

昨天(9月12日),新西兰驻澳洲总领事Chris Seed在澳大利亚国会移民委员会上讲话,批评澳大利亚政府的这种做法已经严重损害了两国传统的友谊,不要再“变本加厉”了。他同时又表示,他不反对澳政府驱逐罪犯的政策,但不要“一刀切”。意思是说有些罪犯虽然是新西兰国籍,但他的大部分时间是在澳洲度过的,甚至从儿童时代,在新西兰无根无底,无依无靠,那就不应该再被驱逐回新西兰。

以前,我作为KIWI,对澳洲的做法颇有异议。但是,站在客观的角度,特别是在和广州朋友的谈话以后,我的看法有所改变,那就是:澳洲没有错,只是欠分寸,对罪犯,必须有震慑。但能不能细分一下,制定一个分界线,比如:罪犯在哪个国家生活的较长,超过50%,那他就在这个国家服刑,而不是”一刀切”。

试想,如果新西兰政府也对移民中的犯罪分子,不管来自斐济、汤加、中国、印度,采取毫不手软的驱逐政策,那我们的社会治安一定会好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