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9.11深思

朱辉 2018-9-11 14:57 | 查看(1690)

今天是9月11号,17年前恐怖分子劫持飞机撞击纽约世贸大楼的景象依然历历在目,恐怕这辈子是抹不掉了。2996人死亡,600人受伤,1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和周边建筑的损坏,以及与之相关的精神疾病和癌症患者,不计其数。


这是一次震惊世界,耸人听闻的可怕事件,当时我在北京,早上一听新闻,惊呆了。我没有想到基地组织会以如此激烈的形式反击美国和西方。从那以后,信奉基督天主的西方国家便向信仰伊斯兰的中东国家、阿富汗发起了反恐大战,至今还在打,十几年了,花钱如流水,死尸堆成山,难民如潮涌,处处冒狼烟。是的,伊拉克的侯赛因给吊死了,利比亚的卡扎菲给打死了,但伊拉克、利比亚就变好了吗?当年世界上平均收入最高的中东地区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成了大国博弈的场所,派系林立,民不聊生。

试想,如果当初不是美国的小布什政府在中东强行推广“美国式的民主”,搞“颜色革命”,而是让萨达姆、卡扎菲这些强人继续不民主地统治他们的国家,可能就不会出现现在的乱局。非要铲除他们吗?我曾经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希望世界大同,走民主道路,像新西兰这样,大家不管是什么政治倾向,彼此包容度很高,和平相处。不幸的是,我们所接受的信息往往是单边的,不客观的,尽管我们生活在民主的西方社会。我们所了解的穆斯林是可怕的,惊悚的,黑漆漆的。

几个月前,我买了一大盒广东叉烧肉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夫妇两人刚从英国移民新西兰。到了那里,我才知道,男主人是伊朗人,信伊斯兰教,从小在英国受教育,就留在了英国。我连忙道歉,因为我带去的是猪肉,对主人不够尊重。没想到,男主人很放松,笑着拍拍我,说:“别紧张,我很开明,接受你们的生活习惯,也许半夜里,我还会偷偷地尝一口呢。” 逗得满堂大笑。我当时感触很深,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不同宗教,不同文化的人们就不能互相包容,和平共处呢?联想到几年前在法国、丹麦发生的枪击事件,大家一致谴责暴徒,而无一人批评出事的报纸杂志。你怎么可以把人家信奉的神以漫画的形式加以丑化呢?如果有人画漫画侮辱我的父母,那对不起,我要揍你,我打不过你,就采取极端办法,这似乎顺理成章,有因就有果,一个巴掌拍不响。我时常在想起那些自杀式袭击者,大部分是年轻人,如果他们不是恨到极点,他是不会心甘情愿地去充当人肉炸弹,引爆自己的。

西方社会不应当因为自己占有绝对的优势就凌驾于人,强力推行西方的价值观。中东地区的特点就是强人统治,不民主,但相对有效,人民起码丰衣足食,为什么要打破它呢?近几年,美国在中东、北非推行的民主,不但没有达到目的,反而造成上百万的伊斯兰难民进入其他国家,不仅给收容国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还埋下了文化上、宗教上的定时炸弹。难民们也有苦衷:如果家乡安定,谁愿意背井离乡,寄人篱下?!真可怜。

昨天,瑞典反移民的右翼政党在大选中获胜,他们的理论就是:我们不能花钱在家门口养着我们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