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打乒乓 聊国事

朱辉 2018-7-2 14:44 | 查看(3637)

上个月的一个周末,国家党乒乓球队与奥克兰华人举行了一场友谊赛,气氛热烈,拉近了政党与民众的距离。这一招,可谓聪明之举。


休息之余,大家自觉不自觉地聊起了政治和去年的大选,我冒昧地说了几句,没想到反响不小。这里与大家分享。

2017年新西兰的大选,创造了新西兰有史以来的纪录,即赢得44%选票的第一大党-国家党没有当政,历史在MMP的选举制度下,演出了一场“老虎虽大,但猫作主”的戏剧。遗憾的是,连赢三届大选,执政九年的国家党并没有深刻地总结他们为什么下台,媒体上也没有看到任何一篇国家党的反省和检讨,只是简单地归罪于温斯顿 皮特斯的选边站位,属于“UNLUCKY”不走运的范畴。试想,如果带着这种思路再战2020年的大选,那国家党的前景仍然是不乐观的。


那国家党输在哪儿了?我归纳为几点。

1 历史给国家党安排了一个既亲和力强又有工作能力的JOHN KEY担任国家党党魁兼国家总理,民众对他的爱戴居高不下,个人支持率超过50%。但是,凡事皆为双刃剑,“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正是JOHN KEY的光环掩盖了一些问题: 房价高涨,交通堵塞,儿童贫困,贫富差距加大等,即使民怨沸腾,总理一出面解释,就摆平了,化解了,人们很给总理面子。

2 国家党在治理经济上确有起色,把国家账本从负数转到正数,从亏空变成盈余,经济年年增长,民调居高不下。这时的国家党歌舞升平,头脑膨胀,根本听不进另外百分之五十几的人们的感受和不满。

3 大选之前6个月,如日中天的党魁辞职,战前换帅,此乃兵家之大忌,对国家党负面影响甚大。JOHN KEY 是帅才,可统领嫡系和友军,而BILL ENGLISH 不同,他是个出色的管家,是个将才,他没有能力去率领国家党各派人马,南征北战。当总理和当财政部长是两回事,二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4 国家党的合作党派太软弱,几乎等于没有。在MMP选举制度下,一家独大的瘸腿将军,难成气候。2020年的大选,国家党面临同样的问题。

5 国家党过于自信,没有与“造王者king maker”温斯顿 皮特斯充分沟通,拒绝作出一些让步,逼得他去选工党。

6 媒体的忽悠和导向,误导了选前的形势。新西兰的主流媒体大部分是中右翼的,在他们的节目里,自觉不自觉地带有倾向性的引导,使选前的形势看上去有利于国家党,其实不然。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国家党如果不赶快警醒,只吃那百分之四十几的老本,那想翻身,近期无望。

“老兄说的有理”,这是当时在场听我忽悠的几位“球友+政友” 对我的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