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与共和党彻底决裂 特朗普的总统还能当多久?

2017-8-11 11:30 | 查看(1057)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共和党人的紧张关系日益公开化。在反对党民主党不可能合作的情况下,一旦与本党人士决裂,特朗普在白宫的位子还能坐稳吗?

“在一个权力从宪法上分离、需要行政和立法机构合作的国家,这样会让统治变得非常困难,”哈佛大学教授、《总统领导权和美国时代的创建》一书的作者约瑟夫·奈表示。

还在大选期间,特朗普就是个非正统候选人,他的身份标签更多是个民粹主义者,而非一个共和党人。这种非正统一直延续到了任上。从大选初期一边倒反对特朗普,到最后接受并支持他成为总统,共和党人更看重的是他吸引选民的能力,而不是与该党派的关系。

不过,过去7个月以来,随着特朗普支持率持续低迷,共和党人与他的关系正面临考验,这种紧张关系在过去一周尤为凸显。废除和替代奥巴马医改的努力失败、白宫重大人事动荡,让一些共和党议员开始公开走向特朗普的对立面。

医改失败后,特朗普在推特上发泄怒火,宣称如果共和党人放弃医改,那么他们就是“蠢货”和“彻底的懦夫”。他还威胁,医改失败会给他们带来“反弹”,在先前众议院版医改方案流产时,他直接点名投反对票的共和党议员,警告他们将在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得不到他的支持。

不过,共和党人显然没有买账,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公开表示是时候“往前走了”。主要共和党人士也拒绝按照特朗普的要求修改国会议事条例。

在这期间,特朗普还不顾白宫高级官员反对,任命华尔街人士斯卡拉穆奇为白宫通讯主任,不仅迫使发言人斯派塞离职,还上演了一场污言秽语挑起白宫内斗的荒唐大戏。特朗普政府内少有的建制派人士、前幕僚长普瑞柏斯在内斗中被解职,以及特朗普公开抨击另一位建制派人士、司法部长塞申斯,引发了许多共和党人的不满。

美国移民改革联合会(Federation for American Immigration Reform)发言人Ira Mehlman对总统频繁攻击塞申斯表示非常愤怒,他说“很显然,白宫这种无秩序状态让政府难以执行其政策。”

本周一,一位重要的共和党参议员在Politico网站上撰文,公开表示他所属的党派正在“背弃”特朗普。他呼吁共和党人,当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基石构成损害时,“不要犹豫,说出来”。他还说共和党应该将目光放得更长远些,不应该屈从于“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政策”等等。

双方隔阂最大之处是在对俄罗斯的制裁上。近期,共和党人控制的国会两院分别以绝对优势通过了对“俄罗斯涉嫌干预美国总统大选和军事介入乌克兰危机”的制裁。更重要的是,该议案限制了总统解除对俄罗斯制裁的权力。

周三,特朗普签署该议案,但同时表示他是为了“国家统一”才签署了这份“存在重大问题”的文件。

相关阅读:特朗普不情不愿签署了对俄制裁法案 俄方称不会升级报复

约瑟夫·奈说,以民粹主义为基础上台的特朗普,无视历史经验和教训,为他日后的执政危机埋下了伏笔。

“他是以普选少数票获得的大选……但现在仍在继续培育一个不占多数的民粹主义选民基础,”他告诉《今日美国》,“相比之下,乔治·W·布什也是没有拿到普选多数票上任的,但他走到了中间,跨越党派分歧,与来自民主党的爱德华·肯尼迪等参议员合作。特朗普没有这么做,而且还在继续攻击本党的重要议员。”

在政治极化加剧的今天,这种做法显得格外危险。“如今国会极化程度如此之高,总统不能失去任何一位党内成员的支持,这就跟走在没有保护网的高空绳索上一样,容不得一丝疏忽,”休斯顿大学政治教授布兰登·罗汀豪斯(Brandon Rottinghaus)告诉该报,“无法促进党内团结,不可能实现跨党派合作,一个极化的总统无法通过立法。”

“在政治极化的华盛顿,一个没有党派支持的总统可能会变得无足轻重,”他总结道。

特朗普民调低迷放大了这种威胁。上周五,盖洛普民调显示,只有39%的选民认可特朗普任期的表现。民调还发现,尽管共和党选民整体上依旧支持他,但他们对总统发推的习惯和个人性情的评价正在走低。

在接下来的任期里,如果特朗普还像过去七个月里那样没有取得任何重大立法成果,那么只会有更多选民会抛弃他,而不是相反。

而且,别忘了,特别检察官穆勒领衔的针对特朗普政府“通俄”的调查正在深入,一旦共和党人彻底抛弃特朗普,那么问题就已经不再是后者能否有效执政,而是能否做满一届任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