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选倒数19天:候选人交锋朝鲜萨德议题

2017-4-21 12:37 | 查看(2515)



韩国总统候选人(从左至右)沈相奵、洪准勺、刘承旼、文在寅和安哲秀透过电视辩论会交锋

距离5月9日将举行的韩国总统大选,只剩19天。5组主要候选人连续两周透过电视辩论会交锋。其中,围绕于萨德与因应朝鲜等安保问题,成为他们疲于回应的问题。

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由上届大选以些微差距败给朴槿惠的前党魁文在寅,二度出战。人权律师出身的文在寅,是前总统卢武铉的"知己",两人曾同开设律师事务所,并在卢武铉当选后,踏入政界,在青瓦台首席秘书官的身分,在旁辅佐。

文在寅 VS安哲秀:两人对决受瞩目

而因针对在野阵营走向进步或吸收更多中间选民,出现路线冲突,而从共同民主党的前身─新政治民主联盟分家的韩国防毒软体巨父─安哲秀,去年另组"国民的党",诉诸受文在寅打压,同时积极布局地方,竟在韩国进步派的传统票仓─光州与全罗地区,囊括多数国会席次。

尽管共同民主党在首都圈维持优势,但"进步票仓"被安哲秀势力攻破,一度让文感到忧心。挟此番优势,安哲秀这次代表国民的党角逐参选总统。

两大政治明星互别苗头

事实上,在2012年,文、安两人为实现扳倒朴槿惠,曾展开多次整合协商,却一直未能达成共识。缺乏政治资源与支持基盘的安哲秀,宣布退选,让位给文。

2014年,安哲秀一度与在野党共组新政治民主联盟,后来又退出。两造分合,如今来到正面捉对厮杀。

文在寅展现出较浓厚的进步色彩,希望在干政案引发的烛光示威而让朴槿惠下台后,更进一步追究曾拥护与协助朴政府团队的政党人士责任,导正特权集团对民主宪政造成之伤害。

干政案后,安哲秀也积极参与反朴示威,但他企图拢络中间选民、甚至保守派的支持,打出较温和、整合各方势力的中道温和改革路线。科技业出身的他,也喊出"第4次产业革命",主张提升研发能力、支援创业与振兴中小企业。

文、安两人支持率,都在35%上下,互有苗头,彼此消长,更大幅领先其他3位候选人。

而进步派小党正义党党魁沈相奵,也决定出马。沈在80年代,投入工厂生产线作业,并积极组织工会同资方抗争,并于2004年首次踏入政界,当选为国会议员。

沈打出的口号为"堂堂正正劳动的国家",将重点放在争取劳工权益,同时更强烈地改革财阀、实践财富分配。尽管支持率在个位数,沈希望能在文、安激烈厮杀外,唤起选民正视在野阵营在政治竞逐时,被忽视的苦劳诉求。

洪准勺 v.s 刘承旼:保守派选情冷清

"分家竞逐"的现象,也出现在保守阵营中。原本的执政党─新世界党,自去年下半年,针对弹劾朴槿惠问题,掌握党内权力核心的"亲朴"派与支持弹劾总统的"非朴"派出现激烈冲突。

非朴派成员在试图透过党内选举取得领导权失败后,决定出走,另立"正确的党",由经济学者出身的反朴大将─国会议员刘承旼出马,打出改革口号,重建保守派声势。

而新世界党则改名为"自由韩国党",由该党前党魁、曾连任4次国会议员的庆尚南道知事(省长)洪准勺出战。洪曾是检察官,他打出"强人"形象,诉诸自己强悍与果敢的执行力发展民生,并巩固韩美同盟、维护国家安定。

但受崔顺实亲信干政案影响,泛保守派失去大多数民心,选情可谓有史以来最低迷。

安哲秀由反对改为力挺萨德

去年下半年,朴槿惠政府与美国达成协议,宣布动行布署末端高空防御飞弹(THAAD,简称萨德),引发配置预定地─星州郡居民的与部分民间人士反弹。

当时,文在寅、安哲秀和沈相奵,皆表反对,抨击当局未评估萨德的效益与安全问题,也没有征询国民同意,更造成韩中关系陷入矛盾。隶属进步派的文在寅和沈相奵,都主张重新检视保守派的强硬对朝鲜政策。

而保守派在完成初选后,包括洪准勺与刘承旼等人,都维持对守护国家安保的一贯立场,认为布署萨德将能用来抵御朝鲜攻击,同时巩固韩美合作关系,实属必要。

但今年起,安哲秀却一改立场,以"情况发生变化"为由,表态支持布署萨德。

他在4月初公开说道:"比起中国,美国(对韩国而言)是更重要的国家,中国则是战略的合作伙伴关系…若中国要成为真挚的盟友,就该注意有不可逾越的界线,我对中国(抵制韩国)的行动,甚感忧虑。萨德应好好部属起来,目前国民的党采纳了反对萨德的内容入党纲,我将予以说服(修改)。"

安的立场转变,被视为是企图拉拢重视安保价值的保守选民,这番发言,也的确让他的民调支持率,在4月第1周时,出现与文在寅打平、甚至微幅超越的现象。只是,来自进步与保守两派的质疑,不断出现。

针对萨德问题首次交锋

4月13日,由SBS电视台直播的辩论会上,刘承旼直接向安哲秀批评道:"萨德侍卫保护国民生命而有必要(部属),安候选人一开始就应该要赞成……偏偏到了选举时期,毫无哲学和原则地变来变去,这让人难以应对。"

"我最初反对的理由,是(政府)未跟中国对话,没有经过外交途径(联系),对国益造成重大伤害……"安哲秀回应。

刘承旼则反问:"这现在不也一样吗?和中国的对话,当时和现在都是一……"但此后,安哲秀并未再做充分解释。反对萨德的沈相奵也对安表示:"(外交)状况并无变化,变的只是现在选举中。"

文在寅拒对朝鲜"为敌"与否表态

19日,由KBS电视台转播的第二次辩论会上,刘承旼向文在寅问道:"朝鲜是我们的主要敌人吗?"

"给予那样的定义,我认为并非总统该做的事。这是国防部的事,总统有其他该做的事......刘候选人也一样,若成为总统,就是处于要解决韩朝问题的立场,必要时,也得举行韩朝高峰……"文回应道。

刘不满地表示:"(韩国)政府的官方文书,都指出朝鲜是主要敌人了,大韩民国国军的指挥者(总统),无法认定朝军为主要敌人,这象话吗?"文则以"我已阐明我的立场了"告结。

安保与外交问题的争论,同时牵动韩国保守与进步选民截然不同的投票意向,汇兑选举盘势造成什么影响,仍待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