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渗坑”周边村民癌症多发 8米深井水都是红色

2017-4-21 10:52 | 查看(2809)

△当地村民近年癌症多发,一位肺癌患者在住院治疗

原标题:【深度报道】“超级渗坑”周边村民:8米深井,打上来的水都是红色的

记者/蒲晓旭 陈玉静 马秀岚 曹慧茹 陈璐瑾 刘筱筱

航拍下的“超级渗坑”,污水呈红黑色,像是一块块伤疤,清晰地出现在河北大城县和天津静海区的大地上。

4月18日,民间环保组织发布的《华北地区发现170000平方米超级工业污水渗坑》的图文报道称,让人触目惊心。

4月19日,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赶赴南赵扶镇南赵扶村探访。该村村民介绍,渗坑形成于村内砖厂多年取土和村民挖土,而坑内污水则来源于本地企业的早年排污和四五年前出现的异地企业偷排。

南赵扶村多位村民表示,污水渗坑对当地的影响,主要是气味和水污染,而“村里的癌症发病率越来越高。”南赵扶村村民马金才说。

目前,廊坊市、大城县已对相关责任人停职处理。

坑水像稀释后的深蓝墨水

4月19日,廊坊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在微信公众号“廊坊发布”,就污水渗坑一事做出说明时提到,被举报的一大一小两个渗坑,分别是原南赵扶砖厂渗坑和原化肥厂渗坑。

在河北省大城县津保路南赵扶镇南赵扶村段北侧约200米处,记者发现了3个相邻的污水坑。此处,即是原化肥厂渗坑所在。

其中,西侧的水坑,约有四分之一个足球场大小。坑内积水犹如稀释后的深蓝色墨水。整个水坑北侧积水深,南侧积水浅。坑中浅水区域,裸露出的土地上,长满了细高的褐色杂草。

沿土路向东,紧跟着出现了一块面积约为一个篮球场的死水坑。坑内积水表面漂浮着密密麻麻、形状不一的块状黄色泡沫。临近能闻见一股淡淡的异味。记者用空瓶对该水坑取样,发现此处积水为淡黄色。

而3个水坑中,属东侧的水坑积水最多。该水坑坑道深约3米,约有三、四个篮球场大小。水坑内有不少积水,水质相对较清,但靠近水塘边缘地带仍有几处深色近似油污的痕迹。

在该水坑边的高地上,立着一块木牌。上面写——“此处污水坑正在治理中严禁人员靠近及使用否则后果自负”。木牌的落款为南赵扶镇政府,时间为2015年5月。

而南赵扶砖厂渗坑,则位于此处以北约一公里处。记者探访发现,砖厂渗坑系连片污水坑,由多个足球场般大小的水塘组成。一眼望去,整个水面呈淡黄色,而在水塘的边缘,水色更为明显,呈暗红色。靠近水塘,即能嗅到一股淡淡的酸味。

历史排污与异地偷排

散布于南赵扶村各处的水坑从何而来?

69岁的村民孙少锦回忆,南赵扶村在上世纪80年代初建起了集体性质的砖厂后,便开始在村中挖地取土。虽然砖厂在2000年被外界承包,但在村中挖土却并未终止。

62岁的村民张老汉也向记者表示,当年全村9个生产小队,每队拿出200亩地供砖厂取土。而终因污染过大,砖厂在去年被关停拆掉。

“除了砖厂取土,村里也挖土卖钱,还有村民建房也挖土用于垫平桩基。”村民徐俊强说,正因如此,村内才出现了多个土坑。

记者走访发现,除了上述污水水坑,南赵扶村至少还有5处水坑水质较为清澈。不少人驾车或骑摩托车赶来在水坑里钓鱼。其中最大的一处,位于南赵扶中心小学西北约一公里处,该水坑至少有4米深,面积与一个足球场相当。风一吹,坑中积水便泛起清透的波纹。

为何有的水坑变成了污水坑?现年60岁的村民马金才表示,尽管现在周边没有了工业排污企业,但在早年历史上村里有过一个磷肥厂,还挖了一个土坑排污。上世纪70年代,磷肥厂一墙之隔的地方,建起了一个化肥厂。大约20年前,化肥厂和磷肥厂停了,厂房被周边的电镀厂租用,继续向土坑内排污。

村民孙少锦介绍,电镀厂排污大约是在2000年。因为污水弄坏了村民的玉米和芝麻,电镀厂为此赔偿了相关村民好几次。

“赔完了接着排。”孙少锦这样对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说。马金才回忆,直到一两年前,电镀厂才被关闭。

除了电镀厂排污,多位南赵扶村村民还表示,大约在四年前,开始有周边企业在夜里用罐车运来废酸,偷偷往村内的砖厂土坑和电镀厂渗坑里排放。

“村民曾在三年前拦过一次车,给村民了一些钱,又接着倒。”马金才说。

孙少锦证实,半夜偷排的企业也曾被村民举报至县环保局——“记不清是罚了200万还是400万。”

但可以确定的是,南赵扶村污水渗坑的形成,与非法倾倒有关。

据新华社报道,2013年3月,大城县政府部门就曾接到群众举报,获悉有人在此处渗坑倾倒污染物,致使水质污染。经公安、环保部门调查,渗坑污染系旺村镇马六郎村李永奎、李锡展叔侄两人于2011年至2012年将从外地拉来的废酸倾倒进坑塘所致。2013年8月,大城警方将李锡展抓获归案。经调查,犯罪嫌疑人李锡展供述倾倒废酸3吨,李永奎倾倒废酸3.1吨。

碧水源:治污难度超乎预料

面对污染严重的超级渗坑,当地政府也启动了治污工程。2014年3月,经过调查比较,大城县相关部门选定龙淼公司对砖厂渗坑进行治理,选定碧水源公司对化肥厂渗坑进行治理,后因未达到治理要求,将碧水源公司诉至了法院。

在接受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采访时,廊坊市碧水源环保设备有限公司经理王卫华表示,在与当地政府签订合同前,曾到渗坑所在地考察,由于经验不足,无论是政府还是公司确实没有对渗坑污染情况进行准确评估,更没有预料后期的多次反复。

据王卫华介绍,在2014年的考察中,渗坑周围有草,水呈黑绿色,有强烈的刺鼻味,pH值当时检测有4点多。渗坑周边有十几户人家,周边没有企业,也没有发现有排污口,污染源是酸、重金属和磷。

王卫华表示,该公司起初采用生化法进行治理,三个月后渗坑pH值和气味都明显改善,颜色也有所变浅。但在两个月左右后,渗坑出现了第一次反复情况。

“就是水测试降解的时候,它的酸又氧化回来了,这超出了我们的预料。”王卫华认为,原因在于2014年评估时只是在岸边考察,当时预估的淤泥只有十几厘米,实际有的地方深达1米多。出现反复的另一个原因则是污水的浓度和之前判断的完全不同,没有过多考虑重金属、酸之类的。

王卫华说,此后该公司提出了成本更高的治理办法,并向镇政府说明了原因和方案。“但当时县里面为了这个事情就准备了这么多资金,当时我们评估了一下这么做大概多少钱,结果差的太多,就否定了。让先这么治,一次不行就再治,但没想到,反复4、5次”。

后来,该公司财务找到王卫华,说资金超得太多。王卫华请求南赵扶镇起诉公司,退出该项目,“镇里面一直很理解的”。

而对于大城县人民政府公告中提到的另一家“龙淼公司”,深一度记者在企业信息网站上搜索,查询到河北龙淼环保工程有限公司和河北龙淼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石家庄分公司两家企业。但致电两家公司,他们均否认与大城县人民政府曾有过合作。

河南省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樊万选告诉深一度,渗坑的废酸中的有机物种类复杂,净化难度大;经化学反应可能生成混酸等,这些问题都给废酸的综合治理带来了很大困难。

癌症多发疑与污染有关

随着污水渗坑的形成,村民们感到,水和水空气都被污染了。

“打井8米左右,出来的水都是红色的,浅层水全被污染了,我们只能吃深层水,很多人家干脆买桶装的纯净水喝。”南赵扶村村民张老汉说,为此村里人意见很大。

村民马永辉家中就长期饮用着桶装纯净水,但做饭仍需用到家中的井水。据其介绍,虽然不少年轻人购买了纯净水,但对村里大部分老人来说,仍不得不靠井水生活。

村民孙文正表示,2015年曾有村民用砖厂渗坑中的水浇玉米,结果玉米全死了。

除了水质,村民们也察觉到空气的异样。“每到阴天,空气中的异味就相当大,始终散不出去,尤其在夏天最严重。”马金才说。

村民们并非没有想过自救。

“2015年,我们带着水样,先后找到县环保局、市环保局和省环保厅。”徐俊强表示,他与孙文正、马金才等人,作为全村3700余人的代表,向有关部门举报。

据“廊坊发布”介绍,大城县曾于2014年3月,选定了两家公司分别对砖厂渗坑和化肥厂渗坑进行治理。

“我们也见过有人往水里撒白灰。”马金才说。

最近七、八年,村民们开始发现,村里得各种癌症的人越来的越多。

“这些年村里死人,70%都是因癌症死的。”村民张老汉说,他的弟弟就在54岁时死于食道癌。

2015年秋,孙少锦现年72岁的老伴孙金凤被查出患有中晚期肺癌。如今孙金凤仍在大城县接受治疗。与她相隔数间的病房里,则躺着同村同患肺癌的陈老太。

更有甚者,一家人中就有三、四位亲人患上癌症。

在南赵扶村周边水塘钓鱼的41岁的王先生介绍,他妻子生活在南赵扶村的叔叔、姑姑及姑姑的儿媳,均被查出了肺癌、肠癌等癌症,“生命垂危”。

“从今年春节到现在,已有五、六个人因癌症而死。”马金才说,自己的大哥、二哥、二嫂和三哥生前都患有癌症。村内癌症高发,村民们为此纷纷怀疑,与村内污水渗坑有关。

让村民们更担心的是,村内的癌症发病率似乎正在攀升——“村里30多岁得癌症死的有好几个。”

村民张红旗的妻子在去年因子宫癌去世,卒年40多岁,还留下一个10多岁的儿子。

此外,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记者从天津静海区区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处了解到,此次曝光出的天津静海地区渗坑,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由砖瓦厂取土形成。由于当时一些企业违法偷排污水、倾倒废酸导致污染严重。该工作人员介绍,静海区不止有一个渗坑,像类似的渗坑其他的乡镇也曾出现。

除了已治理的18个渗坑,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静海区目前在全区开展排查工作,推进渗坑治理工作,环保部相关的调查组于昨天进驻到静海区。对于治理过程出现的反复以及此次问题的出现,该工作人员称,“我们不否认工作进度慢的问题,如果我们工作特别到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这个错误我们也是承认的。”

除署名外摄影蒲晓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