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谈判一波三折 习特会谈能否成行?

2019-2-11 14:10 | 查看(250)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的压力增大


也许特朗普政府面临的最黑暗的经济不确定性是他与中国的贸易战的地位。全球市场正在为数千亿美元的贸易命运屏住呼吸。


美媒称,随着中美两国达成重要贸易协议的最后期限临近,双方在一些重要议题上仍存在很大分歧,一些担心谈判失败会对经济和市场造成影响的美国商界高层正推动双方做出妥协。 

 

据美国《华尔街日报》201927日报道,白宫谈判代表准备下周在北京与中方代表会晤,努力达成一项全面协议。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坚称,该协议要包括对中国经济进行深层次结构性改革的内容。 但经过数月的谈判,美国和中国在一些重要议题上仍存在很大分歧,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从下月开始施以新的贸易惩罚措施,可能让中国付出数十亿美元的代价。


但最新消息又显示,习近平可能很快就会来到Mar-a-Lago。据两位直接了解内部讨论的政府官员说,特朗普总统的顾问已经非正式地讨论了下个月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峰会,试图结束美中贸易战。

 

两位未被授权讨论审议的官员将特朗普在佛罗里达州棕榈滩的俱乐部描述为领导人下次会议的“可能”地点,但强调没有任何设定。这些消息来源说,会议可能会在3月中旬举行。第三位官员告诫说,该团队已经讨论过包括北京在内的其他地方,现在说他们会在哪里会面,甚至会议是否肯定会发生还为时过早。

 

 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首席执行官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是推动达成协议的人之一。他一直在给特朗普及其高级顾问打电话,警告说如果中美不能达成协议,将会破坏经济,扰乱市场。而市场正期待美中两国结束经济争端。

 

据知情人士透露,苏世民等人表示,中国问题的不确定性正对商业投资和消费者信心造成不利影响。 与此同时,苏世民和包括美国前财长保尔森(Hank Paulson)在内的其他商界领袖也在敦促中国高级官员向美国谈判人员做出足够的让步,让特朗普能够宣告胜利。这些让步包括如果中国兑现不了承诺,美国可以以某种方式执行协议。

 

美国总统特朗普201925日发表了他上台以来的第二次国情咨文演讲。特朗普说:“我非常尊重习主席,我们正在同中国努力达成一份新的贸易协议。” 然而,特朗普说:“但是它(新的协议)必须包括结束不公平的贸易行为,以及真正的、结构性的改革,减少我们长期的贸易逆差,和保护美国的就业岗位。”

 

新加坡《联合早报》27日报道,有分析指出,美国将对中国加力施压,要求中方做出结构性改革,双方能否在这些核心问题上拉近距离仍充满未知。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时殷弘受访时不讳言,尽管中美贸易谈判气氛趋缓,但美国对中国的核心要求和强硬程度并没有改变。

 

据路透社2019131日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与美国财政部长努钦(Steven Mnuchin)将率领美国代表团于2月中旬访问北京。美国商会一名官员在听取了中美谈判情况简报后表示,双方仍存在明显分歧,中国没有针对强迫技术转让、大规模行业补贴以及歧视性的数字交易法规等美国的核心要求提出新的建议。

 

据美国《纽约时报》2019131日报道,莱特希泽表示,中美距离达成贸易协议仍有大量工作要做,双方甚至还未就可能在32日前达成的协议的框架草案达成一致,也没有谈及撤除美国对中国商品的关税。对于主要的成果,莱特希泽说,就是双方还在继续谈,“我们并没有脱轨,这是很重要的。”


幕后花絮:特朗普即将在越南与金正恩会面,使西安峰会的后勤工作变得复杂。特朗普想在31日与中国达成关税停火协议之前与习近平会面,但有三位知情人士表示,这些事件无法如此紧密地计划在一起。

 

31日,特朗普必须决定是否将价值约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的关税从10%提高到25%。在12月初,特朗普告诉习近平,除非中国人在重大结构问题上取得“进展”,否则他们会提高这些关税。 (特朗普还不清楚这里会让他满意的是什么。)

 

中国人不愿意看到关税在31日上涨。他们有影响力的美国盟友 - 特别是在华尔街 - 长期以来一直帮助他们以永远不会实现的改革承诺出售华盛顿。到目前为止,美国和中国在特朗普承诺征服的最大结构性问题上似乎没有取得多大进展。其中包括中国猖獗的美国知识产权盗窃,美国技术被迫转移以及中国领导人用来以美国为代价发展经济的贸易滥用。

 

本周北京与高级官员的谈判将集中在执法上,因为白宫中国表示怀疑中国将履行任何承诺。据两位熟悉他的想法的政府官员说,特朗普计划在31日之前通过电话与习近平通话。两位领导人见面之前不会达成长期协议。值得关注的是:国会中国鹰派正在推动特朗普对中国采取行动。据知情人士透露,参议院小企业委员会(参议员马克卢比奥担任主席)将在周二发布一份报告“向中国的工业间谍和胁迫活动提出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