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神经病了,我们也依然爱你”(内有福利)

2018-7-6 16:45 | 查看(1765)


黑暗的瞬间就这么被镜头冰冷地记录了下来。女孩儿在中国甘肃,19岁,风华正茂。她在过去的一年,受尽了重度抑郁症的折磨。终于不堪重负,选择自己亲手结束一切。


她可能本不想就这样离开这个世界。在上楼之前,生命用最后的力量挣扎,在朋友圈留下了遗言。既然不是静悄悄地走,死亡的预警是在呼唤希望的援手吧。然而消防员哥哥向上伸出手的那一刻,她在吃瓜群众的聒噪声中与那只手擦肩而过...



在那个凌晨四点的冬夜,我侧卧在冰冷的地上,灰就是眼前的色彩。屋里亮着的灯与电脑屏幕把黑夜勉强隔离,桌上茶杯冒出的热气却怎么也温暖不了灰色的空间。

再过三个小时就是deadline了,我已经在这片灰中枯坐了两个星期了,我已经申过一次延期了......而那个瞬间,我清楚的感觉到身体在一整个学期的学业和家庭的消磨中已至极限。脑海中接下来三个小时该理出来的论文脉络全部纠结于一处,拧到极限处蓦地爆裂开来,化成一个个灰色的人影。我看到父母期待的眼神,妻子安抚着啼哭的儿子,出国前话别好友们的留恋与不舍... ... 沉重地挤压过来,令人窒息。

一个声音告诉我,结束这一切吧。

我的手摸了摸脖子,随即一凛:不行,该求助了。

老婆解救了我。

“写不动就再写个信给系里,然后再看怎么办呗。休息吧。”

睡眼朦胧的她喃喃地说道。她一点也不知道那些灰色的千头万绪掀起了怎么样的波澜,事情也就这么放下了,过去了。

然而如果那个漫长的冬夜,我老婆不在身边呢?

很多时候生活的灰色与死亡的黑色真的没有那么遥远

我无意以最坏的恶意来揣度人心,那只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更多灰色。我选择相信甘肃那些吃瓜群众的狂欢不来自于冷漠,而是缺乏对心灵灰色地带的认识。
在他们的眼中,死亡不既成事实之前,一切指向黑色的灰色行为都只是矫情的作秀,是为达某种目的手段,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女儿戏。或者是异化个人,将一切在认知中不符合常理的行为贴以标签“神经病”,既厌恶,又恐惧。

一旦死人了,内心一方面受抑郁,另一方面又满满地道德谴责:“从小生活太好了吧,心里素质太差,经不起一点风浪”“对自己的生命不负责任,自己死了干净了,让父母后面怎么生活...” 对留学生可能还要来一句“活该,崇洋媚外的下场”。

周遭的不理解,是不是压死甘肃跳楼少女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罹患抑郁症,在学校就感受到同学们异样的眼光:

“在同学眼中我成了得怪病的人,到处遭受嫌弃。”

人類に栄光あれ

——《尼尔:自动人形》

如果依《疯癫与文明》做福柯式的批判,吃瓜群众们对精神文明的理解是极其简化的非黑即白:行为符合理性的是正常人,行为不符合理性的就只能借助“神经病”的标签来纳入理性的体系,这类“神经病患者”都应该被关到精神病院中,这样社会的运转才是符合理性的。然而吃瓜群众们理性地围观,也被此热点事件关注者们贴上了“冷漠”的标签。孰为理性,孰为非理性?没有人的世界是单纯的黑与白。只有放下种种的标签,去接近每个人的世界,才能看到少女和看客们内心灰色的涌动,那些贪嗔痴与恨别离。

所以,若非哗众取宠,我是决然不爱用“神经病”这个词来做标题的。

不知道在哪里看过这个对白

"- 我感觉我要神经病了

- 你神经病了我也依然爱你"

如果谈论精神问题时,都能有这种随意间的举重若轻,以及无条件的爱。我相信神经病也就不复为神经病了。


自杀所导致的死亡是精神问题给社会带来的最直观的损失。但如果多问一句,“他们为什么自杀?”就会领悟到,其实在死亡之前,这些个体所受的煎熬是什么程度。而作为他们的家人,又会有多麽无助,内心又会是怎么样的挣扎。

精神障碍分类很多,抑郁、躁狂、焦虑这些术语都耳熟能详。但你可能不知道,赌博成瘾可以被诊断为精神问题,而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WHO今年宣布把游戏成瘾也纳入ICD-11疾病分类中。想到世界杯期间赌球的朋友,以及身边抓住一切机会玩Fortnite游戏的小朋友们,你可能意识到,其实人生压力风险无处不在,每个人都有失足踏入灰色陷阱的可能。赌球及游戏成瘾问题近期也都在新西兰主流媒体的关注中。


根据新西兰统计局2016/17年的数据,每六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被诊断过精神障碍,有8%的人在接受调查前四周内有过精神方面困扰。新西兰卫生部2016年的报告表明,精神问题仅次于心脏病与肺癌,是新西兰第三大致残致死因素。

尽管有过很多悲伤的故事,新西兰在对抗精神问题上展现了强大的正能量。

    精神问题高危群体的农场主们组织的社会活动“坦诚相见”,鼓励人们放下社会人的面具,真诚而积极地关注心理健康。




这种直面精神问题的勇气,也鼓励了更多的人在困难的时候寻求帮助。几天前新西兰媒体Stuff也报导了有过自杀念头的华人新移民Lilian Xie在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下克服家庭暴力、离婚及两次流产所造成的心理创伤的故事:


https://www.stuff.co.nz/auckland/local-news/eastern-courier/104709602/new-migrant-got-critical-help-from-counselling?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求助有门,得益于新西兰各公益组织所提供的社会服务。与把精神障碍患者不分青红皂白关进精神病院隔离的思路截然不同,新西兰医疗系统的思路是鼓励并支持有精神困扰的人回到社区,在社区的关怀下重新塑造积极的自我形象,找回存在的意义。基于相关理论,专业团队相信,大多数经历过精神困扰的人们最终都能再次找回让自己快乐幸福的能力。


Framework Services Limited已为大奥克兰社区提供超过30年的心理健康及智力障碍服务。他们一起和客户制定保持心理健康的可行方案,陪伴客户参加文体活动,适应积极阳光的生活方式、学习生活技能和再就业的能力以实现他们在职业发展,社区互动及居住环境上的心愿。



新西兰潮属青年会及新西兰潮属艺术团将在7月21 号举办潮龙之声-关爱心灵健康慈善音乐会,支持Framework Services的工作。这场演出的所有收入都将捐给Framework Services用于社区心理健康服务。


演出当晚,乐团将呈现东西方不同时代不同风格的作品:包括莫扎特,肖邦,广东民谣彩云追月,久石让经典龙猫,电影金曲辛德勒名单,酷玩乐队代表作Viva la Vida《生命万岁》,现代作曲家卡尔·詹金斯为建筑师所写Palladio等。


音乐没有边界,拥有不同背景的听众将汇聚一堂,共度美好夜晚。



活动详情

107 Neilson Street, Onehunga


2018年7月21日晚7点


电话预订 

021 288 8919

021 022 01743


网络预订 trade.me/chantofdragon



长按二维码预定




鸣谢单位


本次活动由新西兰潮属青年会主办,新西兰潮属总会支持。感谢慈善伙伴Framework Services Ltd全程参与和支持。感谢协办单位新西兰中华青年联合会亚裔家庭服务中心及The Asian Network Inc,感谢赞助单位潮汕集团及潮福楼,感谢各大媒体TV33、WTV、新西兰天维网、发现新西兰及新西兰蚂蚁传媒对此活动的大力支持。